香港:努力推高惩教院所“空置率”
时间:2018-11-26
释囚再犯率逐年下降香港:勤奋推高惩教院所“空置率”发布时间:2018-01-25 15:05 星期四来源:人民日报 据报道 张庆波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8年01月25日 20 版) 在“更生先锋方案”之“创艺展更生”话剧音乐汇演上, 在囚人士向青年人谈经历感受。 香港特区惩教署提供 惩教人员正指导在囚人士如何做导盲环保触觉地砖。 香港特区惩教署提供 香港大屿山岛南部的石壁,依山傍海,风景绝佳,而行人罕至;一片“海景房”坐落于此,显得非分特别惹眼。或有访客慕名前来,但当踏入这里,听到身后大门砰然封闭的那一刻,城市忘记近在咫尺的大好风光,霎时小心、拘束起来。因为他们置身的,已是由铁丝网、高围墙和一道道铁门组成的香港第二所高设防监狱——石壁监狱。 30多年来,几犯人在这里进进出出,承受了惩罚、尝到了苦果,又点燃了希望、实现了重生。人们希望这一偏远处,越冷清越好;香港各界都在勤奋推高它的“空置率”,想象着有一天它能消失于视线中。 没有“狱霸”,更不容“虐囚” 监狱里不时发出的警报声异常刺耳。每当一扇铁门翻开,这声音就会穿透牢房、“刺痛”耳膜。初临此地的人,看着阴暗的环境、局促的空间,马上就会脑补出一幅犯人狰狞、狱警凶恶的画面。 “电影里与现实中的监狱绝对纷歧样。” 1987年,香港电影《监狱风云》风行华语世界,建构的监狱形象深化人心。在石壁监狱工做的总惩教主任简文杰笑言,影视做品为了营造气氛、造造矛盾抵触,多用夸大手法表示监狱环境。“我们绝不允许违法行为发作在监狱,没有‘狱霸’,更不容‘虐囚’。” 监狱无“风云”,但也绝对不是一个“来了就不想走”的处所。石壁监狱同赤柱监狱一样,都是香港囚禁重犯的高设防监狱,400多名犯人们在这里的日常生活和饮食起居被严格地限造起来,难言舒适。 一间不超越7平方米的囚室内,一张板床既窄且硬,翻个身都要掉下来;不锈钢的水盆和便具被死死地嵌在墙上和地上,没有任何锋利凸起,想死也难。自在必定是奢望,每天做工6—10小时,从早上6点到半到晚上10点,每个时间段都被摆设得满满当当。 石壁监狱让犯人禁受着磨炼,也提供了宁静、人道、简单和安康的生活。负责犯人纪律和狱警操守的简文杰说,被犯人欺辱和被狱警虐待两个方面都不消担忧。犯人有问题,除了能够向惩教署赞扬查询拜访组赞扬外,还能够书面方式向立法会议员、申述专员和其他执法部分等赞扬,或选择间接向巡狱的承平绅士求助。“其实,市民对监狱的赞扬率不断都是比力低的。” 吃喝方面也尚可,一日四餐、四个品种,由营养师专门调定,有荤有素;做工也发放薪酬,每周40港元到190港元不等;每月两次不超越30分钟的看望时间,能与亲友团聚;周日还有一天假期,能够让本人休息或“充电”。 惩教并重,治本又治标 在1982年前,香港特区惩教署的名字还是监狱署,改名标记着一个原是次要监管囚犯的机构,改变成为“惩教并重”的更生部分,努力于协助犯人改正改过、融入社会。 “香港99%以上的在囚人士城市分开监狱。让他们从坏人酿成好人,才是我们的使命。”简文杰说,对犯人有“惩”有“教”,恰是香港监狱的工做特色。 为了实现他们的“更生”,香港惩教署成立专职部分和多个事务组,从戒毒治疗、精神评估及治疗、工业及职业训练、教育、心理效劳等方面,为在囚人士改变自我并为此后的自力更生打下根底。 “好比,让在囚人士处置工做,既有利于维持监狱不变,也是通过提供职业及技能训练协助他们进步就业才能,为他们重投社会做筹办。”在差别监狱工做过的简文杰对此深有感触。他说监狱摆设犯人务工绝非压榨他们的劳动力:一是为了让他们养成好的工做习惯,不至于散漫;二是让他们通过消费连结对社会的连接,在狱中也可效劳于香港;三是通过工做他们能掌握新的技能,走进来的时候不至于“一脚踏空”、无所适从。据理解,仅2016年均匀每日就有4414名在囚人士处置消费工做,为公营机构提供了价值数亿港元的各类产物及效劳产物。 监狱提供的教育,更是让在囚人士受益颇多。一个服刑人员说,监狱提供各种更生辅导课、兴趣班,令我在承担过去的过失时有时机改良本人。一名入狱20多年的服刑人员得益于监狱的教育工做协助,完成了学士课程。“我还筹办在这里读完两个硕士课程。” 协助在囚人士提升才能,也协助他们在精神上连结乐不雅。惩教署与逾80个非政府机构连结严密合做,请他们到监狱为在囚人士提供多元化活动,包罗小组辅导、节日大型活动、康乐班及文化活动等,传递人间大爱,加强他们改正的决心。 “为迷途的人指示正确标的目的,为苍茫的人照亮四周,为落荒的人提供庇护”,一名服刑人员在监狱里感遭到了这样的温情。因为惩教结合、治本治标,近年来香港释囚的再犯率不竭下降,由2000年的39.9%已下降至2014年的25.9%,领先于国际。 简文杰参与过屡次与其他地域和国家关于监狱惩教的交换活动,他笑着说,同行对香港监狱最深入的印象和索要材料最多的,就是更生工做方面的。 防备再犯,也防备“未犯” “刑赏之本,在乎惩恶而惩恶。”监狱惩教犯人,也警示社会;防备再犯,也防备“未犯”。 “思囚之路”即是惩教署推出的一项教育警示活动。在这一活动中,青少年亲身体验由被捕、审讯、定功、收押、训练到释放的一段模仿在囚过程,领会“安分守己、远离毒品、撑持更生”的重要性,参与者无不印象深入。 这只是惩教署“更生先锋方案”的一部门。多年来,他们推出的一系列社区教育活动,如教育讲座、面晤在囚人士方案、绿岛方案、参不雅香港惩教博物馆、延展训练营、青少年座谈会、话剧音乐汇演等,都意在向社会传递警示信息,让人深切知晓违法立功可能付出的繁重代价。仅2016年,就有3.6万人次参与了该方案。 香港城市大学做的一项研究指出,2012年到2016年,惩教署的更生及社区教育工做已为社会节约了743亿港元的成本。 前惩教署署长单日坚承受媒体访问时说:“有些人说在囚人士是我们的‘客仔’,我其实不同意,他们是惩教事务的持份者之一,我们效劳的对象是整个社会。” “我们的任务是保障公寡宁静和避免功案,创作发明美妙香港,除与各界携手为在囚人士缔造更活力会外,愈加重视通过社区教育,倡导守法和共融不雅念。”现任惩教署署长林国良说。 简文杰认为,香港监狱阐扬的做用在偏远处,也在市中心,表现在改造犯人上,也表现在警示普通人上。“我们可不希望‘生意’兴隆,心里盼着越寡淡越好呢!” 不是英雄,也一样骄傲 聚光灯下的差人和消防员,经常被媒体推崇为英雄,监狱工做人员的公寡形象则多是奥秘、冷峻的。而“两眼一睁,忙到熄灯,两眼一闭,还要进步警觉”,关于狱警的这个谜语,也生动说明了监狱工做人员的日常形态。 谈起在监狱工做的感受,简文杰说既辛苦,也骄傲。“我们是陪着犯人一起坐牢的,并且一坐都是几十年。因为工做对象特殊,需要时刻连结警惕;冬夏都没有空凋;监狱又都远离市区,同事们单是上下班花在路上的时间就超越3个小时。干这行,少不了家人的理解和撑持。” 简文杰说辛苦不怕,怕的是犯人不配合、社会有误解。初到的犯人,很多对监狱的工做人员不信任;他们惟有耐心地做工做,让犯人们感遭到宁静、人道和威严。有的犯人不承受更生方案,进进出出监狱达三四次,竟成了“熟面孔”。 “我曾经就跟一个惯犯讲过:如今你穿戴咖啡色的囚服,我穿戴绿色的警服,我不希望在这里再看到你。我希望有一天在地铁里,你站在我旁边,我们穿戴一样的衣服。” 美国一个查询拜访机构公布了2017年全球最宁静旅游城市和国家排名,中国香港排名第一。办理着8400多名在囚人士的6900多名香港惩教署工做人员,正为此默默付出,也在香港法治社会中饰演着重要的角色。“我们感到骄傲,觉得本人也是无名英雄。”简文杰说。 在石壁监狱最新出书的一期刊物《彩虹桥》里,一名叫阿达(化名)的犯人写道:“迷途的起点往往是坦途的起点。相信纵然人生路上充满荆棘,但城市因这份被深爱的深入体验,乐不雅抬头,从头过上重生活。”责任编纂:孙燕7458118